• <menu id="agekk"><strong id="agekk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<nav id="agekk"><strong id="agekk"></strong></nav>
  • <nav id="agekk"><strong id="agekk"></strong></nav>
  • <nav id="agekk"></nav>

    風流少婦制造京城連環殺人案致四男子殞命

    時間:2022-03-15 14:07:56 來源:網絡 點擊:0

    “哎,都是那個女人,指使我們殺丈夫、殺表弟,她的心怎么那么狠???”

    在被執行死刑前,殺人犯宋保良提起他的情人胡福玲嘆氣地說。

    胡福玲,一個年輕的少婦,卻導演了轟動京城的連環殺人案,而這起案件,最終也以4個男人生命的終結而告終。

    俗語說,有果必有因,任何事情的發生都會有一個起因,而胡福玲這樣做也必然有一個起因,這個起因就是源于她丈夫的家暴。

               

    一、丈夫的家暴,讓她備受折磨

    胡福玲的丈夫叫蘇學成,是北京市房山煤礦的一名工人,胡福玲原來也在北京一家工廠工作,二人結婚之后,即1998年5月,胡福玲就為蘇學成生了一個大胖小子,全家人自然很高興。

    有了孩子之后,胡福玲就辭去了工作,專心在家帶孩子,蘇學成就成為了家里唯一的經濟支柱。

    但是,有了孩子還不到一年時間,即1999年春天,由于煤礦效益不好,蘇學成下崗了,家里一下子沒有了經濟來源。

    面對這種情況,蘇學成不但沒有專心地去找工作,反而開始酗酒,并且每次酒一喝多,他就開始打罵胡福玲,胡福玲身上被他打得不是青一塊就是紫一塊。

    最后胡福玲被打得實在受不了,就搬來了自己的公公,想讓公公教育一下自己的丈夫。

    可沒想到,公公進門對著丈夫還沒有教育幾句,蘇學成就跑進廚房拿出菜刀朝父親身上砍去,嚇得他父親趕緊躲避一旁,再也不敢多說半句話。

    從此之后,再也沒有人敢去勸阻蘇學成,他也變得更加肆無忌憚,打罵胡福玲的次數也逐漸增多起來。而胡福臨也陷入曠日持久的精神與肉體的雙重折磨之中。

    2000年5月,胡福玲見丈夫天天無所事事就是喝酒,家里的經濟狀況也每況愈下,于是胡福玲就托人找到當地一家煤廠的廠長宋保良,讓丈夫到煤廠去上班,宋保良答應了。

    胡福玲本想著給丈夫找到一份工作,他就會安生下來,從此不再酗酒,回家之后也不再拿她撒氣,打她罵她。

    但是事情并不像她想得那樣,閑散了已經很久的蘇學成到煤廠上班以后,回到家之后依然喝酒,喝完酒之后依然打她罵她。

    蘇學成在煤廠只干了半年就離開了,在這個時期,因為他長期酗酒導致身體越來越瘦弱,而酒后對胡福玲的打罵也更加瘋狂。

    而胡福玲的忍耐也終于到達了極限。

               

    二、癡情的表弟

    2002年8月,實在忍耐不下去的胡福玲跟表弟賀淑全說道:“再這樣下去,我非被打死不可,你最好打殘了他,讓他不能打我?!?/p>

    賀淑全是蘇學成的遠房表弟,生于1974年,文化雖然不高,但長相卻很英俊,他自小外出闖蕩,生意做得很不錯,日子過得也是很紅火的,但他一直沒有結婚,不管父母怎么勸都不管用,因為他一直暗戀著表嫂胡福玲。

    說起賀淑全與胡福玲第一次見面,還是1998年5月,蘇學成有了孩子之后,邀請他來家里喝滿月酒。

    當天,賀淑全專門備了一份厚禮,當他一進表哥家,看見正在抱著孩子的表嫂胡福玲那一刻,他一下子就被驚住了。

    原來,胡福玲就是先前他在一次廟會上無意之間見到的那個女孩,從此念念不忘,沒想到如今竟然成為了自己的表嫂。

    雖然胡福玲不認識他,但對于賀淑全來說,胡福玲的形象不知在他的腦子里想了多少遍了。

    從此之后,賀淑全有事沒事就往表哥家里跑,隨著交往的深入,胡福玲也逐漸對這個英俊表弟產生了感情。

    之后二人便開始私下交往,并一直瞞著蘇學成,這樣兩個人都感到有種類似偷情的刺激。

    蘇學成經常酗酒打罵胡福玲,為此賀淑全很為表嫂的處境謀不平,他也曾多次勸表哥蘇學成不要酗酒后打表嫂,但蘇學成根本不聽。

    對此,賀淑全也不好說什么,因為表面上他畢竟是外人。

    而胡福玲每次被打之后,都會將一腔苦水倒給賀淑全,每次都會得到賀淑全的很好地勸慰。

    為了舒緩表嫂受傷的心靈,賀淑全不僅經常帶她出去吃飯,還經常和她一起聊天,總而言之,面對表嫂的處境,他會想盡一切辦法讓她開心。

    2000年5月的一天,在煤廠忙了一天的蘇學成回到家之后,見胡福玲還沒有做飯,頓時來了氣,扭頭就出去找賀淑全喝酒去了。

    直到半夜,喝得醉醺醺的蘇學成才在賀淑全的攙扶下回到了家。

    蘇學成看到胡福玲,上去就是一頓打罵,忍無可忍的胡福玲哭著連夜跑出家門。

    賀淑全趕忙出去追,追了好久才追上來,并好言相勸她回家。

    但是胡福玲不想回家,賀淑全就陪著她滿大街地轉,從深夜一直轉到清晨,胡福玲對賀淑全能陪著她很感激,很快對他投懷送抱。

    賀淑全對表嫂的反應表現得很慌亂,讓他不知所措,但他卻很樂意接受。

    蘇學成從煤廠辭職以后,對胡福玲的打罵更加頻繁,賀淑全每次到表哥家看到她鼻青臉腫的樣子,心里都很不是滋味。

    隨著二人的接觸變得越來越頻繁,胡福玲逐漸有了離婚嫁給賀淑全的想法,但蘇學成堅決不離,還是一如既往地對胡福玲打罵。

    2002年8月的一天,忍耐性達到極限的胡福玲對賀淑全說:“再這樣下去,我非被打死不可,你最好打殘了他,讓他不能打我了?!?/p>

    賀淑全本以為表嫂說的只是一句氣話,沒想到,沒過多久,表哥的胳膊真被人打折了。

               

    三、利用表弟殺了丈夫

    2002年9月底,蘇學成莫名其妙地被人打了,之后他不服氣,半個月后又找那人斗毆,結果被人打折了一只胳膊。

    賀淑全聽說表哥被人打傷,連忙趕往醫院,胡福玲當著賀淑全的面狠狠地對丈夫說:“就剩下一只胳膊,看你以后還打不打我”。

    蘇學成聽懂了妻子話中的弦外音,隨即表示,即使一條胳膊照樣打她。

    聽到丈夫的話,胡福玲沒有說話,狠狠地看了丈夫一眼,轉身就走了。

    胡福玲走后,蘇學成將賀淑全叫到身邊,竟然提出讓賀淑全替他買槍,他要報復打殘他胳膊的人和幕后指使的人。

    這讓賀淑全大吃一驚,因為他猜到幕后指使人就是表嫂。

    2003年正月初五,蘇學成再次催促賀淑全聯系買槍的事,賀淑全一聽立馬找到胡福玲,將蘇學成要買槍的事告訴了她,并表示蘇學成已經懷疑她了。

    胡福玲一聽也害怕了,她對賀淑全說:“你千萬別讓他買槍,他要殺了我,也不會放過你,咱們最好先下手為強?!?/p>

    賀淑全一聽要殺人,頓時嚇得不輕,他知道殺人可是死罪。

    看到賀淑全的表情,胡福玲說他不像個男人,在胡福玲的刺激下,賀淑全退而求其次地向表嫂表示,可以找人將蘇學成打成植物人,這樣他就會在床上躺一輩子,再也不能打她了。

    胡福玲此時已經抱定了殺死丈夫的心,她本想讓賀淑全替他殺人,但是見賀淑全不想殺人,她也沒有再說什么,只是想著走著說。

    她讓賀淑全去找煤廠的廠長宋保良幫忙,說他一個人把蘇學成打壞以后拉不回來,宋保良有車,可以替他拉回來。

    2003年正月十四下午,賀淑全去見了宋保良,沒想到宋保良滿口答應,還找來了一個叫李永的殺手,三人密謀,正月十五鬧花燈這天下手。

    按照計劃,正月十五早上,賀淑全就來到蘇學成家,叫他一起出去喝酒,蘇學成一聽喝酒,興致立馬上來了,很快就和他出去了。

    賀淑全本想將蘇學成灌醉以后,再約宋保良以及李永一起將他打成癱瘓。

    但是,等到蘇學成喝醉后,他又不忍心下手,他猶豫了好長時間,最終還是將蘇學成送回了家。

    賀淑全將蘇學成送回家以后,得到了胡福玲的一頓埋怨,問他為何不按計劃做。

    落了一頓埋怨的賀淑全離開之后,又在路口碰見等待他的宋保良和李永二人,二人對他也是一頓諷刺。

    在眾人的刺激和激將下,賀淑全頭腦一熱,當即表示干就干,誰怕誰,隨即三人開始密謀。

    于是,他又轉身回到胡福玲家,這時已經是晚上10點左右了,他騙蘇學成說,買槍的人已經找到,正在郊區的一個地方等著呢。

    蘇學成一聽就來了勁頭,他連忙爬起來和賀淑全一同打車到了郊區。

    此時殺手李永早已在此等候,賀淑全向蘇學成介紹李永就是賣槍的人。

    當三個人走到一起的時候,李永偷偷地遞給賀淑全一把水果刀,示意讓他下手,但賀淑全不敢。

    這時候,李永突然摟住蘇學成的脖子,從背后掏出一把殺豬刀,朝著蘇學成的心口處狠狠地捅了一刀。

    而站在一旁的賀淑全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,這完全超出了他的計劃,他本想將表哥打成植物人,并沒有想殺人,誰承想,表哥竟然死在了他的跟前。

    他驚恐地問李永為什么要殺掉表哥,但李永理都沒理他,而是隨即撥通了電話,幾分鐘過后,宋保良就開著車來了。

    李永讓賀淑全陪著一起去扔尸體,但此時早已嚇壞了的他全身哆嗦,哪還敢去。

    見賀淑全不敢去,李永就塞給了他一沓錢,然后和宋保良一起開著車,揚長而去。

    賀淑全在原地足足呆坐了一個多小時才緩過來,直到深夜兩點多他才步行趕到胡福玲家。

    但是胡福玲這次沒讓他進門,他只好隔著窗戶將表哥被殺的事告訴了她,問她怎么辦?

    而此時的胡福玲對他也一改往日的親昵,只是冷冷地讓他回去,有什么事明天再說。

    當晚,賀淑全一夜沒睡,他想來想去,自首是最好的辦法,這樣他以及他心愛的表嫂都能夠得到從輕處罰。

    第二天一大早,他就又來到胡福玲家,勸她與自己一同去自首。

    沒想到胡福玲卻冷冷地對他說:“自首?殺人是你殺的,只有你去頂罪,跟我有什么關系?”

    賀淑全一再辯解,人是李永殺的,不是他殺的,他還表示表哥死得太冤枉了。

    而胡福玲卻冷冷地說:“冤枉什么?他罪有應得,你知道嗎,我不殺他,他就殺我和宋保良。他的那條胳膊就是宋保良找人給打斷的?!?/p>

    賀淑全問宋保良為什么要參與殺人,胡福玲見殺人的目的已達到,便索性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他,賀淑全聽后不禁驚出一身冷汗。

               

    四、一切都被蒙在鼓里的表弟

    胡福玲結婚不久就認識了宋保良,不久二人便發展成為了情人關系。

    下崗后的蘇學成之所以能夠進到宋保良任廠長的煤廠工作,其實就是胡福玲拖的宋保良的關系。

    當時,胡福玲與宋保良的關系在廠里被傳得廣為人知,蘇學成一氣之下在干了半年之后,就離開了煤廠。

    當天晚上,蘇學成就去找宋保良打了一架,從此感到憋屈的他,開始無休止地酗酒,喝醉之后回來就對胡福玲進行打罵。

    剛開始,胡福玲想鼓動賀淑全找人打蘇學成,但賀淑全不愿意,于是,她就找到宋保良,讓他找人打斷了蘇學成的胳膊。

    蘇學成出院以后,竟然讓胡福玲約宋寶良出來吃飯,這讓二人十分驚恐,以為他要報復。

    但是當二人來到飯館和蘇學成見面之后,蘇學成當即表示,只要不拆散家庭,他倆的事他不管,條件是,宋保良要借給他5000塊錢,他要開個商店。

    宋保良一聽當即表示同意,飯后三人還煞有介事地簽了一個協議,等于是5000塊錢將胡福玲賣給了宋保良,最后三人簽字畫押。

    蘇學成用這5000塊錢開了一家精品百貨店,其實他開這家店的目的就是想賺錢購買槍支,以此來報復宋保良和打傷他手臂的人。

    之后,當胡福玲從賀淑全口中得知蘇學成的計劃后,隨即告訴了宋保良,二人非常害怕,決定先下手為強,殺了蘇學成。

    宋保良花了1萬塊錢,雇用了剛剛從監獄里出來的李永當殺手,之后他悄悄地帶著李永去指認了蘇學成。

    李永跟蹤了蘇學成20多天,本想帶她出門后殺了他,但由于百貨店的生意不錯,蘇學成一直忙生意,很少出門。

    見李永的殺人計劃一直沒有進展,胡福玲和宋保良都很著急。

    當胡福玲發現,最近一段時間蘇學成和賀淑全走得很近,于是就和宋保良密謀,讓賀淑全出面,把蘇學成引出來,然后殺掉。

    當賀淑全聽完胡福玲講完這一套周密的殺人計劃之后,他不禁驚出一身冷汗,瞬間感覺眼前這個漂亮的表嫂竟是如此蛇蝎心腸。

    賀淑全瞬間感覺到害怕,他害怕被這幫人殺人滅口,于是故意當著胡福玲的面提出要外出躲一躲。

    胡福玲也看出了賀淑全的心思,他怕賀淑全會去報警,于是對賀淑全表示,出去躲是最好的選擇,她會和宋保良以及李永商量,給他找一個安全的地方。

    其實,令賀淑全沒有想到的是,此時的胡福玲已經對他動了殺機。

               

    五、最后結局

    胡福玲很快給宋保良打了電話,并約定了見面地點,而賀淑全只好隨胡福玲一起去見宋保良。

    四人見面后,隨即進了一家飯店,即將吃飯時,宋保良讓李永將賀淑全帶出去說話。

    二人在門口說了一會兒話,便又回到了包間,賀淑全望著飯桌上酒杯里的酒有點發黃,便問他的酒怎么是黃的?

    此時胡福玲連忙解釋說,是怕他喝多了,往里加了點茶水,給他解酒。說著又往自己的酒杯里倒了點茶水。

    賀淑全也沒有多想,之后四人碰杯,一飲而盡。

    其實,在吃飯前,宋保良故意將賀淑全支開,在這個空擋,胡福玲在他的酒杯里放進去了大量的毒藥。

    飯后,四人開車離開,胡福玲以回家接孩子為由在中途下車,賀淑全便坐著宋保良的車繼續往前走。

    可沒走多遠,賀淑全開始感覺腹內絞痛,并要求下車吐一下。

    就當賀淑全在路邊嘔吐之時,身后的宋保良手持一根鐵棍狠狠地砸在了他的頭上,賀淑全隨即倒地。

    而就在此時,李永又上前手持尖刀在他的胸口上狠狠地捅了一刀,然后又將他的雙眼扎爛。

    賀淑全到死都不知道,他死的這個地方,與昨晚他表哥被害的地方也就100米左右。

    第二天,北京市房山區警方發現了賀淑全的尸體,前一天警方剛剛在不遠處發現了他表哥的尸體,這引起了警方的高度重視,隨即展開調查。

    2003年1月17日,胡福玲被抓。

    2003年2月20日,李永在天津開往牡丹江的列車上被抓。

    一天后,已逃至山西的宋保良被抓。

    2003年11月20日,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對這起連環殺人案作出判決,李永,宋保良被判處死刑,胡福玲被判處死刑,緩期兩年執行。

    2004年5月28日,宋保良和李永被執行了槍決,而這起由少婦胡福玲策劃的轟動京城的連環殺人案,也最終以4個男人的生命終結而畫上了句號。

    在臨行前,死刑犯宋保良說了我們文章開頭的那句話。

    天網恢恢,疏而不漏。

    早知今日,何必當初。


    --
    --
  • <menu id="agekk"><strong id="agekk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<nav id="agekk"><strong id="agekk"></strong></nav>
  • <nav id="agekk"><strong id="agekk"></strong></nav>
  • <nav id="agekk"></nav>
    西瓜视频免费看电影色综合久久久久综合体桃花网_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∨日韩_欧美一区二区三区_一二三四视频社区 国产精品一区免费理论片| 国产精品宾馆在线精品酒店| 搡老熟女国产l| 精品久久久久久中文字幕东京热| 97人人模人人爽人人少妇| 久久91精品国产91久久app| 亚洲一区二区三区香蕉水蜜桃| 免费精品99久久国产综合精品| 国产精品无码A∨精品性色| 亚洲AV无码久久忘忧草|